portant;">portant; display: inline-block; width: 650px; vertical-align: top; border-style:">
  • 专访:太仓飞鸿塑钢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杨月飞

    2018-03-26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时忆冰 浏览次数:49


    640.jpg

    飞鸿的企业办公楼进门便满眼风景,天圆地方,有山有水,杨月飞把对传统文化的喜爱和尊崇表达的淋漓尽致。进门右手边的健身房里,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各式健身器材,“办公室坐累了大家都要活动活动”杨月飞介绍健身房时说。出身于传统却又活力满满的杨月飞,正像是当下飞鸿公司老牌安全帽制造企业焕发新活力的真实写照。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飞鸿最初从国企改制里萌芽,到如今告别传统制造,迈向数字化、半自动化时代,杨月飞也就是在过渡之初加入,从负债累累做起,再到临危受命接过厂长一职。发展至今,杨月飞已与飞鸿风雨同舟二十余载。


    640.webp.jpg

    临危受命,逆转乾坤

    越是老字辈企业,受历史洪流裹挟的程度越深,飞鸿便是典型。

    太仓市飞鸿塑钢制品有限公司的前身是浮桥玻璃钢总厂,起初是乡镇企业,1978年开始做安全帽,是国内第一家用玻璃钢材质做安全帽的企业。

           在劳保行业,飞鸿做了几个第一,可以说是“前无古人”,飞鸿是业内第一家拿着宣传单页跑客户的企业,是第一家在行业媒体投放广告的企业,是第一个玻璃钢安全帽制造企业,是第一家提出“日式帽”、“德式帽”的企业。

           从1994年开始,国务院选择了100家企业进行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试点,加上各地方选择的试点企业,中央和地方共选择了2500多家企业,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进行试点。同时提出要抓好大的,放活小的,即“抓大放小”。杨月飞用24万,25天花完来形容当时的困境:拖欠工人工资、四处举债,那个被“养尊处优”的时代惯出来的工人阶级有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性,飞鸿最初的改制和发展伴随着质疑、阻扰和各种意料之外的遭遇。

    老牌新貌,桉叶飘香

    1992年,赵鸿汉老师一篇题为《十万只玻璃钢安全帽进军宝钢》的新闻叫响了“太仓帽”,时隔25年,原太仓县浮桥玻璃钢橡塑制品厂已经发展成为今天的太仓市飞鸿塑钢制品有限公司,其生产的“桉叶”牌安全帽依然为广大劳动者提供安全防护,而“太仓帽”的故事,仍被老一辈劳保人津津乐道。

    太仓县浮桥玻璃钢橡塑制品厂自1980年接受生产玻璃钢安全帽,在提高职工质量意识的前提下,进行树脂混杂的研究,不断用新技术提高产品的强度和抗冲击性能,产品受到各地用户好评,企业也不断发展,是国内第一批取得玻璃钢安全帽生产许可证的安全帽企业。

    640.webp (1).jpg

    数十年如一日,太仓市飞鸿塑钢制品有限公司杨月飞一直以“人命关天记在心,一丝不苟出精品”来严格要求职工,其所产的”桉叶”牌安全帽结构合理、佩戴舒适安全可靠,2004年被评为“苏州市名牌产品”,2009年被评为江苏省优质产品”,并经中纺协会安全健康防护用品委员会评审,荣获全国劳保行业推荐品牌,产品主要用于各大国字头钢厂和广泛使用于冶金、电力、化工、石油、造船、港口、矿山、建筑等行业。

            如今,太仓市飞鸿塑钢制品有限公司已从最初只有60人的小厂发展壮大成为注册资本1200万人民币,占地2万平方米,现代化生产车间4500平方米的安全帽生产龙头企业,“太仓帽”这个埋藏在老一辈劳保人记忆深处的称呼也以“桉叶”安全帽的名字被延续下来。

    顺时借势,抢占先机

    从依靠大量人工再到如今半自动化生产,在带领企业艰难活下来、活得更好的同时,杨月飞和其所带领的团队成员时刻以强烈的危机意识,思考地更多的是“飞鸿如何活得更有意义、更有价值,能成为一家健康持续发展的‘百年老店’”。

    “中国制造2025”、“工业4.0”、“智慧制造”,这些概念都在给中国制造业的将来描绘着美好蓝图。但前路漫漫,荆棘丛生,想要到达这个“新世界”,中国的传统制造企业们必须经历涅槃。危机感常在,未雨绸缪,才能快人一步,抢占先机。

    领先一步是先进。面对接踵而来的原材料疯涨和环保压力,自2015年开始,飞鸿就开始扩建厂房、改造生产环境,引进新的半自动生产线,主动以积极的心态迎接时势发展。

    提到打造“中国安全帽第一品牌”,杨月飞说,要想企业发展更进一步,我们就都要“补课”,而且这个课必须补。同时,在这个时代,任何一组信息可以瞬间抵达每个角落,对于企业,只有将产品做到更极致,才会有好的口碑传播。所以说,企业从主观和客观多维度综合来看,要转型、要升级。

    时势变化如此之快,雷霆万钧,势不可挡,很多来不及反应的传统制造企业在这场大潮里折了腰。聊起这场“大浪淘沙”般的冲击,杨月飞不无担忧的说:中国劳保用品市场不够规范,缺乏强势品牌,每年8000万顶的市场容量只有200多家有证企业提供的3500万左右的安全帽,产品优劣梯度太大,使得安全帽作为头部防护的作用大大缺失。导致这种现象的,除了生产企业低价竞争、用劣质材料以次充好降成本之外,劳动者个人防护意识不高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对于行业的发展趋势,杨月飞谈到,单一产品厂商生存会越来越艰难,除非有大的平台出来整合优势企业,做全生产线。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被互联网冲垮的价值链重新修补,去构造一个更为复杂和多元的商业模式,要做到不但能提供产品,也能提供延伸服务,这样就可以跳出制造产品价格战的圈子,做到盈利点的多样化。

    坚持品质,行业楷模

    浸淫劳保行业二十余年,几乎见证了行业在中国的整个发展历程的杨月飞对行业发展充满热心和关切。行业会议上,有杨月飞深思熟虑、侃侃而谈的独到发言,行业展会和活动上,有杨月飞一呼即应、亲力亲为的由衷支持。

    640.webp (2).jpg

    一个企业要做出好的产品,工艺精益求精,品质越来越好,杨月飞对产品质量的专注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了企业对“工匠精神”的在意。说起“工匠精神”,杨月飞认为中国的绝大多数企业都是匮乏的。中国工业,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去做其他国家一两百年才完成的事情,这很了不起。

    但任何事情总有两面,如此快的发展速度,难免会生出负面的东西。比如浮躁和投机,追求短期利益,热衷于挣快钱,不愿意一步一个脚印的去做事情。对此,杨月飞颇感无奈,他说坚持质量,改变“价格不是唯一优势”的现状还需要时间,希望“工匠精神”能在飞鸿生态中扎根传承。

    道阻且长,初心不忘 

    观察杨月飞的团队我发现,在企业的发展过程里,维持一支稳定的核心团队,是必须的。从杨月飞对整个公司的发展规划和布局来看,飞鸿建设了一支具有“工匠精神”的专业团队,并将团队的力量奉为飞鸿最重要的财富。

     环境的持续恶化、用户的强烈诉求、市场的急剧增长、政府的高度重视给劳保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机遇。面对发展现状,太仓飞鸿义不容辞地担当起改善劳动者头部防护现状和引领行业良性发展的重大责任,不忘初心,打造良心产品,让“桉叶”安全帽守护所有劳动者的生命安全!

    本文由中国劳保网独家原创发布,如需转载请署名作者并联系授权!



           

    timg (3).jpg

    热点推荐

    >>更多

    人物访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