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趋利不避害 发展是空谈——访建设部高级工程师、 国家安全专家邓谦

    2005-02-03 来源:中国劳保网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7

        邓谦是建设部的一名高级工程师,在建筑行业摸爬滚打了36年,从普通的建筑工人一路走来,成为一名国家级安全专家。他是一个有心人,怀着对自己所干的行当的理解,几十年来,一直脚踏实地,干什么学什么,学什么精什么;无论在企业的施工现场,还是坐机关,他都兢兢业业。他深谙行业特点,又有专业修练,还有经验积累,正是因为有这些辅垫,才成就了他在安全管理方面的突出绩业,使他成为国家安全生产专家组的成员。

    无科班之背景,有科班之实能

      邓谦参加工作就在建筑企业,一直在工地一线干,后来上了3年建筑中专,再后来又在北京建筑工程学院上夜大学,学的专业是建筑机械。可是,这位并没有安全专业学历的建筑工人,在他的职业生涯里,给社会贡献的,却主要是安全业绩。例如,他曾参与组织起草建设部第3号令《工程建设重大事故报告和调查程序规定》;参与组织起草建设部第13号令《建筑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规定》;参与组织编制和修订《建筑施工高处作业安全技术规范》(JGJ 80—91)、《龙门架及井字架物料提升机安全技术规范》(JGJ 88—92)、《建筑施工安全检查标准》(JGJ 59—99)《建筑施工门式钢管脚手架安全技术规范》(JGJ 128—2000)、《建筑施工扣件式钢管脚手架安全技术规范》(JGJ 130—2001)、《爆破安全规程》等安全技术标准、规范和规程;参与全国建筑安全培训教育大纲、有关教材的制定及编制工作。
      1998年,他主要负责起草由建设部、国家工商局、国家技术监督局联合颁发的《施工现场安全防护用具及机械设备使用监督管理规定》; 2001年,国际劳工组织《建筑业安全卫生公约》(167号)得到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邓谦是该公约在中国试行的主要组织者和积极的推动者之一。
      最值得一提的是,邓谦还参与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和《建设工程安全生产管理条例》(国务院第373号令)的组织起草和相关具体工作。
      如果不是邓谦自己所言,记者还以为他是安全专业科班出身。邓谦的言谈举止正如他的名字,很谦和,也很从容。他的工作领域和个人经历决定了他所取得的成绩,很多都涉及机制和制度层面,这些对于建筑行业的安全生产来说,都是奠基性的。然而,邓谦则说:“我只是幸运而已,因为我有机会为建筑行业服务,特别是为建筑工人做点好事。我所做的都是很平常的工作,能做这些工作,一是领导和组织的信任;二是历史的机遇。作好安全工作意义重大,关系着几千万建筑工人的安全和健康,我个人只不过是完成了领导和组织上交给我的工作任务。因为是工作任务,理应把它做好,所以不值一提。”

    就事论事片面,约束机制关键

      邓谦不主张把安全工作简单化、孤立化。他认为,任何安全问题的背后,都与复杂的社会背景有关;要做好安全工作,实现安全生产,单纯地就事论事是不行的,就事论事只能触及皮毛,难以解决问题。他说,要作好安全工作,必须标本兼治。
      为什么在施工过程中会发生垮塌事故?甚至一些验收合格的大楼也会垮塌,为什么?邓谦在电脑里调出一幅建筑工程垮塌的事故现场照片,继续说道,像这样的工程垮塌事故每年都有发生,若有人员伤亡,一般就把它作为施工安全问题来处理,而质量问题就位列其次;没有人员伤亡的,仅仅作为工程质量问题来处理。这些作法都有失于片面。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垮了的,没有垮的呢,都可靠吗?这才是最可怕的,使用中一旦出事,将是灾难性的。他指着事故照片说,像这种墙体水泥沙浆标号不够,厂房结构设计不符合标准、规定的建筑物,脚手架不符合施工安全要求的,不垮才怪。这些不仅仅是单纯的偷工减料、野蛮施工的问题,它涉及到执行有关标准是否认真,质量把关是否严格,施工队伍管理和生产管理是否到位。它不仅是诚信与道德的问题,还包括建筑市场各主体方的内部自律和外部约束不够等问题。例如,开发商也好,施工企业也好,按理说它不能有“赌博”心理,应该为自己的长远发展着想,并注意它的无形资产的增值,工程造价低、质量好、信誉好,各方都受益;但由于各种原因使得建筑市场各方存在“赌博”心理,特别是一些施工企业,我这笔安全措施费用不投或少投进去,“运气”好躲过了检查又没出事故,不就变成了利润。但是一旦发生事故,造成了人员伤亡和损失,影响就大了。生命的丧失无法挽回,事故的处理还要动用各种社会资源,这些都是无法量化的损失。所以要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和预防为主的方针,建立和完善社会各方的约束机制,这是解决安全问题的基础和根本。

    趋利不言避害,发展就是空谈

      趋利和避害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如果光趋利,没有避害机制,趋利就成了空谈。现在避害机制在政府的相关政策、国家经济发展、社会环境条件各方面都是弱项;所以现在发生各类事故暴露出来的问题,都是光趋利不避害的结果。邓谦说,发展经济不能以破坏环境、浪费社会资源为代价,这是我们已经逐步认识到了的问题。国家已经确定把保护环境、保护资源作为可持续发展的基本国策;发展经济不能以牺牲人的生命为代价,我们虽然已有所认识,但目前国家还没有将此列为基本国策。如果作为基本国策,我们国家的发展就全面了。现在的时机很好,党中央、国务院已经明确,今后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走新型工业化道路。我在这里所说的安全是大安全,它包括生产安全,食品安全,道路交通安全、消防安全、核安全等。如果我们不高度注意和重视人的安全和健康,我们还要付出更大代价。当前,各类事故多发,表明我们对经济的安全发展重视不够、研究不够、投入不够;而作好安全工作必须有物质上、人力上的投入,有相应的资金支撑,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

    规则脱离国情,质量安全难保

      目前,施工企业很困难,因为现在施工企业面对的多是卖方市场,市场竞争激烈。为什么会出现严重的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是脱离实际超前发展,建设方拖欠工程款,约束机制不健全。建筑市场在不成熟的条件下,实行最低价中标,不符合国情,工程质量、安全难以得到保障,各方利益都会受到损害。
       邓谦说,这当中不仅施工企业自律不够,建设单位也好不到哪去。作为建设单位,不仅要考虑报价的问题,还要看这个报价能否满足工程质量安全的基本要求。有一次,邓谦带队到厦门检查,一家中央企业在厦门建一幢22层大楼,邓谦的任务是检查施工安全,可他发现工程质量一塌糊涂,部分混凝土柱子都是扭着的,房间不方正,墙体也歪斜还有太多的蜂窝孔洞。他就问甲方的一位头发都白了的人:“老同志,你觉得这个工程质量怎么样?”那人说:“不错呀!”邓谦说:“您是学什么的呀?”“我就是学土木的。” 邓谦对陪同检查的当地建委负责同志说:“这工程质量不是一般的问题,国有大型企业怎么这样干?”进一步的调查表明,工程质量确实存在重大隐患,当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和企业都对此进行了严肃处理。邓谦认为,不规范的竞争使企业安全生产环境和条件难以改善,从政府监管部门的角度来讲,你下去检查,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依据就是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要推动地方工作的广泛深入开展。我们一定要实事求是、尊重实际,制定和推行符合实际的市场规则,在一定环境和条件下,加大监督管理力度,如果监管有力,能做到有的放矢,情况会好得多。

    安全质量标准,生命健康保障

      “我觉得当前最重要的,就是要推行安全质量标准化。” 邓谦说,国家安监局抓这项工作是抓住了重点、抓到了关键。
      制定安全生产技术规范和安全生产质量工作标准,开展安全质量标准化活动,在企业生产流程各环节、各岗位建立严格的安全生产质量责任制。生产经营活动和行为,必须符合安全法律法规和安全技术规范的要求,做到规范化和标准化。邓谦给记者讲了质量与安全的关系,他说,至今仍有不少人没有理解质量的实质,其实,质量的核心、最终问题是安全。例如,一幢房屋,它的质量一般是指使用价值方面的,但其根本性的质量问题是该房屋不能坍塌,这就是安全。或许可以这样理解,质量是对于物而言,安全是对于人而言。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所有的事故都与质量不合格有关,无论事故的诱因是人还是物,都可归结到人的工作质量上。因此,除了人的认识的局限而外,诸如法规、标准、技术规程规范的制定,机构的设置,定编定员,怎样对待“三违”和玩忽职守,执法的宽严、是否依法办事等,都涉及工作的质量问题。他认为,安全生产必须遵循符合规律又切合实际的标准,以工作的高质量来保障和实现,这是我们要努力去做的。
      他强调说,产品的质量是工作质量的产物或结果。以建筑产品而言,若存质量问题,那就是不堪设想的事故隐患,犹如无法得知设定的爆炸时间的定时炸弹。

    培训作用巨大,事半功倍值得

      工人素质的提高,自我防护能力的增强,靠的就是培训。培训对于搞好企业安全生产,确保职工安全和健康,提高企业市场竞争力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假如一个施工企业,本身的硬件不足,防护水平又不高,再不对工人进行培训,那肯定要出问题。邓谦认为,培训,是提高个人的安全意识和技能最简便的途径,最有效的手段。一线工人有了安全知识,掌握了生产技能,就可以弥补现场硬件不足带来的问题。例如一些企业,看表面较差,但它却很少发生事故,这就取决于个人防护意识。2000年我们编的那个图文并茂的安全常识读本,发行了100多万册。那本书就是针对施工一线工人文化水平不高的实际情况,依据有关法律、标准和规范编的,对建筑安全起了很大作用。看了这本书的人都知道哪些是安全的,可以做;哪些不安全,不能做。自我防护能力强了以后,即使发生了意外,也能够避免伤害或减轻伤害。
      邓谦说,安全要求必须落实到企业、落实到班组、落实到个人。班组安全学习活动的作用不能低估。例如去年在济南检查,发现江苏有一个建筑企业的施工现场就不错,一经了解,他们每周一都要开安全例会,现场员工都来,都要讲评,目的是让工人提高认识,提高注意力,不要忽视安全。据说这个企业多年来一直很好。当然这并不是说培训搞好了,就不出事故,光靠这个也不够,这只是安全基础工作的一部分。
      的确,我们不能单纯依靠一句提醒,如“啊,可得注意安全呀!”那不行。必须进行标准化建设,充分依靠科学管理,依托科技发展和应用使现场条件、环境达到本质安全化,这才是根本上的改变。如果一个施工企业能在现场标准化、管理科学化、意识现代化这三方面一起努力,这就表明这个施工企业向着符合安全生产条件的方向发展了,它必将在有序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不断向前。

    关键词:建设部趋利不避

    热点推荐

    >>更多

    人物访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