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纺织鞋企倒闭潮背后:成功浙商“赌博败家”史

    2009-02-06 来源:国际鞋业 编辑:安心 浏览次数:27

     

        从前身家千万、出入宝马车,如今却一贫如洗、无家可归,2008年,浙江义乌商人李辉(尊重其意愿,此处为化名)后悔做错了一件事:赌。李辉自述:他的遭遇在部分商人中有一定代表性,“我就是一个好赌的生动案例。”

        2008年年底的一天,杭州迎来入冬后的第一场雪,气温骤降至零摄氏度以下。在杭州体育场路附近一间茶室里,李辉一边喝着龙井,一边向记者讲述他的“赌博败家”之路,悔青了肠子。

        两年前,李辉还是义乌一家纺织厂的老板,效益好的时候雇有两三千名工人,日子过得风光而滋润。现在,他把厂子卖了,房子也卖了,躲到杭州租一间几十平方米的房子住着,轻易不敢回义乌。

        初涉澳门赢了八千

        李辉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老板总喜欢跟老板在一起,交流经验,沟通信息,也一起娱乐——最常见的方式,就是找个地方关上门“小搞搞”(当地方言,即赌博)。

        开始时,大家真的只是“小搞搞”,输赢不大。但有些老板去澳门后,“小搞搞”已经不带劲了。2007年“十一”黄金周,李辉第一次跟团游澳门,深受“震撼”:一辆辆大巴士把刚刚抵达的游客一批批地送到那些豪华酒店前,装修美轮美奂的餐厅和购物商场,各色各样的演出,特别是充满神秘感的赌场,就像一个巨无霸式的吸盘,一瞬间就把熙熙攘攘的人群吸得干干净净。“这么多人都在赌,让我大受刺激。”李辉说,当时他心里就像猫抓似的,马上换了1000元的筹码,本想输光走人,孰料赌了大半夜,竟赢了8000元。也正是这8000元,彻底改变了李辉的观念。他想,办企业赚点钱多不容易,竞争激烈,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否则很可能前功尽弃。可澳门的赌场,却能让他轻松赚钱。

        染上赌瘾败光家产

        那次旅游之后,李辉好像着了魔,只要厂里的生意不太忙,他就会抽几天跑到澳门去赌。嫌跟团不方便,李辉就办港澳通行证直接去澳门,再后来,他干脆以“偷渡”的方式,悄悄往返于珠海和澳门之间。

        一年时间里,李辉去澳门豪赌不下50次,成了赌场贵宾房的常客,赌注也越下越大,从几百、几千元到动辄几十万、上百万元。起初,懂得见好就收的李辉还赢了点钱,可后来他跟着一个义乌的马姓老板豪赌时,输了。

        这名马老板经营义乌一家规模和名气都很大的袜业公司,在当地袜业同行里能排到前5名。两个老乡第一次在澳门赌场内撞见,还有些尴尬。而马老板显然是赌场中的老手,每次几万元、几十万元的下注,眉头也不皱一下,出手之阔绰一下就把李辉给震住了。李辉把心一横,决定与他联手出击。

        结果,马老板运气不好,输得很惨,赔进去的钱大概有几千万元,而李辉也陪着输了不下100万元。不甘心的李辉总指望赢回输掉的钱,加上2008年年中外贸不景气纺织厂效益下滑,输红了眼的他索性将办了8年的厂子作价300万元卖掉,带着这一大笔钱他再赴澳门,并且在所谓的“最后一战”中向赌场中介(俗称“码仔”)借了50万元高利贷,结果一并输光,欠了一屁股债。

        将宝马车卖掉,将价值数百万的豪宅卖掉,李辉仍未能彻底还清债务,他只好跑到杭州租了一间几十平方米的房子躲起来。

        赌博败家者不是个别

        李辉透露,在义乌和温州,像他一样频繁前往澳门碰运气的商人赌徒为数不是一个两个,有些人每次要准备上百万元的赌资,这些钱基本上是有去无回,反而还会欠下一大笔高利贷。“跟他们比,我还算赌瘾比较小的了。”李辉自己解嘲说。比如他在澳门遇到的马老板,其人嗜赌是不争的事实,为了有空赌钱,马老板还曾把公司全盘交给一名亲戚代为打理,而去年企业爆发资金危机时,他们欠了六七家银行一共两亿多元的贷款到期未还,马老板是向同行拆借资金渡过的难关。

        记者也调查到,2008年11月下旬,温州小有名气的鞋企信瓯制鞋有限公司突然倒闭,老板石建欧逃逸。这家鞋企总资产1700多万元,鼎盛时员工有七八千人。据温州制鞋业一位资深人士称,石建欧投资四川某地产项目失利,损失了近1亿元,为了挽回损失,他跑到澳门想博一把,结果又输了6000万元,只好跑掉了。

        几乎与此同时,温州吉尔达、东艺、飞驼、泰马等几家知名鞋企突然倒闭或面临倒闭,有说法称是因为几家企业的老板到澳门赌博,总共输了约13亿元。

    关键词:败家倒闭赌博

    热点推荐

    >>更多

    人物访谈

    >>更多